午夜雜記|七月

「這好像也是我天性的一個部分了,我長大後的人際關係彷彿重複這個模式。不懂得人家對你哪些東西是合理的,哪些東西是不合理的,委屈、挨罵或是不舒服,總是沈默,久久以後人家都覺得這個互動成行了,很自然了,我卻站起來,決裂走開。」–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