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成都兔頭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喔不,你錯了。

在四川他們講的是:「兔兔這麼好吃怎麼可以不吃兔兔!」

啤酒|比利時白啤

這令我想起了台北的夏天,悶熱了一下午後天空終於下了雨,午後雷雨一轟而下,接著是仍然有點灰藍色的天空透出小小的陽光樣子〔…〕

電影|我不是藥神

他不是濕婆,他救不了眾生,他只是個商人。

他認清了自己不是藥神,他或許根本救不了任何人。

寫寫|雞尾酒吧

如果有人對他隨性的衣著感到好奇,此時他便可以先輕輕喝一口酒,裝做無所謂的開口:「恩?隨性?唉,我這不就是週五晚上在家待著無聊下樓喝一杯嘛,就不想特別打扮了。」

寫寫|後來的我們

我總覺得自己只是撿了個現成的、被前女友調教好的,長成了的大人,他內斂、成熟、穩重,並且,事業有成。

飲食|南北粽子戰

南北部粽這幾年來都打得火熱,滑了一下網路上的文章,大概就是南部人覺得北部粽是包在粽葉裡的3D油飯,而北部人覺得南部粽是軟爛的廚餘〔…〕

啤酒|艾爾和拉格

把啤酒的製作過程攤開來,如果不是那些可愛的酵母們,我們所能得到的不過就是 一堆 沒有靈魂的麥茶而已〔…〕

寫寫|被形塑的社會

原先我天真的以為只要隨便拍拍就好。
很快的,這個遊戲就會讓你知道:如果拍的東西太無聊的話是沒有人會看的〔…〕

寫寫|陌生人戀愛實驗

「要一起玩個遊戲嗎?」他靦腆的解釋著這是個互相問問題的遊戲,很簡單,只是遊戲結束後我們需要互相凝視四分鐘。

我笑了笑,我想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遊戲。

北京|中軸線(上)

遊客必到的前門是景點、天壇是景點,南鑼與後海亦是景點。

不是說不好,只是在北京,我更寧願帶你用別的方式去認識這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