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煎餅果子

天津三絕一般講的是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還有耳朵眼炸糕,不過根據我親自下海吃了一遍之後其實非常失望。 天津並不…

The stories I heard|那個教師節

其實你別看老師這個職業好像很高尚,告訴你,沒有。

那些不知世事的學生們,他們的世界是由成績所定義,是由考卷所堆疊,那個擁有學識、能夠輕鬆解出考卷上題目的人好像就是能自帶光環被學生崇拜。

成都|成都兔頭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喔不,你錯了。

在四川他們講的是:「兔兔這麼好吃怎麼可以不吃兔兔!」

啤酒|比利時白啤

這令我想起了台北的夏天,悶熱了一下午後天空終於下了雨,午後雷雨一轟而下,接著是仍然有點灰藍色的天空透出小小的陽光樣子〔…〕

電影|我不是藥神

他不是濕婆,他救不了眾生,他只是個商人。

他認清了自己不是藥神,他或許根本救不了任何人。

寫寫|雞尾酒吧

如果有人對他隨性的衣著感到好奇,此時他便可以先輕輕喝一口酒,裝做無所謂的開口:「恩?隨性?唉,我這不就是週五晚上在家待著無聊下樓喝一杯嘛,就不想特別打扮了。」

寫寫|後來的我們

我總覺得自己只是撿了個現成的、被前女友調教好的,長成了的大人,他內斂、成熟、穩重,並且,事業有成。

飲食|南北粽子戰

南北部粽這幾年來都打得火熱,滑了一下網路上的文章,大概就是南部人覺得北部粽是包在粽葉裡的3D油飯,而北部人覺得南部粽是軟爛的廚餘〔…〕

啤酒|艾爾和拉格

把啤酒的製作過程攤開來,如果不是那些可愛的酵母們,我們所能得到的不過就是 一堆 沒有靈魂的麥茶而已〔…〕

寫寫|被形塑的社會

原先我天真的以為只要隨便拍拍就好。
很快的,這個遊戲就會讓你知道:如果拍的東西太無聊的話是沒有人會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