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被形塑的社會

原先我天真的以為只要隨便拍拍就好。
很快的,這個遊戲就會讓你知道:如果拍的東西太無聊的話是沒有人會看的〔…〕

寫寫|陌生人戀愛實驗

「要一起玩個遊戲嗎?」他靦腆的解釋著這是個互相問問題的遊戲,很簡單,只是遊戲結束後我們需要互相凝視四分鐘。

我笑了笑,我想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遊戲。

寫寫|水煮蛋

白透的蛋白、金橙的蛋黃,綠蔥、紅椒和醬油。那是很開心也很溫暖的一個晚上,我認真的喜歡這種味道,平凡裡的最驚豔〔…〕

寫寫 | 意外的春假紅包

我以為我跟我哥的關係大概就會一直這樣下去,不冷不熱、不緊不慢,就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流著同一條血脈的人〔…〕

寫寫|關於洗澡

那是一段不需要對誰負責、只需要專心的搓掉污垢的時間。這段時間內都是自己,只有自己〔…〕

寫寫|自助餐

自助餐,那些可以自助拿取的餐點
誰也不覺得吃不完或者吐掉是種浪費〔…〕

寫寫|魚丸

「明明外表就白白淨淨的那樣一顆,一副老娘就只是顆單純的丸子,結果一咬開卻包了餡。」

她氣,氣那魚丸怎麼可以〔…〕

寫寫|手機殼

那個手機殼真的很薄,一如他所說的薄,一如你們的關係的那樣如履薄冰。

寫寫|梧桐

據說梧桐知潤、知秋,根深、葉茂,同長、同老。她終於剪短了頭髮,從白色雪紡到暗紅圍裙;而上海梧桐,從淡綠葉茂到深褐飄落〔…〕

寫寫|豢養

她終於刪掉了那個小雞養成遊戲。   小時候望眼欲穿也買不起一只電子雞,在長大後卻在iphone手機商店裡有著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