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五杯紅酒 -下

有一種人,是因為太寂寞而寧可不相信直覺的是非判斷,反而願意去賭。這種人會把自己交出去、去賭全世界都是好人,不會去思考賭錯了的代價,她只會想:萬一、萬一她就是賭對了呢?

寫寫|五杯紅酒 -上

曉得嗎?要不要來我家看電影呀、要不要來我家看貓呀?都和問你要不要一起 Netflix and chill 一樣,問的都是同一件事情:「要不要、來我家做愛?」

成都|蒼蠅館子

所謂的蒼蠅館子是四川特有的稱呼,指的是那些小、舊、髒卻美味的小店。 這些店通常開在住宅區的深巷裡,用手機導航也…

寫寫|過橋米線

我想,或許在公司角度他不會是個好領導,但他確實是一個很好的領導。

寫寫|後來的我們

我總覺得自己只是撿了個現成的、被前女友調教好的,長成了的大人,他內斂、成熟、穩重,並且,事業有成。

寫寫|被形塑的社會

原先我天真的以為只要隨便拍拍就好。
很快的,這個遊戲就會讓你知道:如果拍的東西太無聊的話是沒有人會看的〔…〕

寫寫|陌生人戀愛實驗

「要一起玩個遊戲嗎?」他靦腆的解釋著這是個互相問問題的遊戲,很簡單,只是遊戲結束後我們需要互相凝視四分鐘。

我笑了笑,我想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遊戲。

寫寫 | 意外的春假紅包

我以為我跟我哥的關係大概就會一直這樣下去,不冷不熱、不緊不慢,就是住在同一個屋簷下流著同一條血脈的人〔…〕

寫寫|關於洗澡

那是一段不需要對誰負責、只需要專心的搓掉污垢的時間。這段時間內都是自己,只有自己〔…〕

寫寫|自助餐

自助餐,那些可以自助拿取的餐點
誰也不覺得吃不完或者吐掉是種浪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