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反應弧

從那時起,這個消息才像是某個大新聞般的震撼著我,並持續了一整日。原來我根本沒有習慣人來人往,只是對於身旁人類離去這類型的訊息反應湖總是比較長。

午夜雜記|赤裸

我是一個如此害怕數學、英文與程式的人,但誰曉得我在大學唸了統計系,後續跑去英國讀了商業分析,出社會後每天都與程式為伍?

午夜雜記|雷雨師

「百千人面虎狼心,賴汝干戈用力深。得勝回時秋漸老,虎頭城裏喜相尋。」這是韓信戰霸王.李愬雪夜入蔡州的典故。

午夜雜記|留學尾聲

我從來沒有想到離開愛丁堡要之後要回來,或許是比回台灣更難、更難的事情。

午夜雜記|七月

「這好像也是我天性的一個部分了,我長大後的人際關係彷彿重複這個模式。不懂得人家對你哪些東西是合理的,哪些東西是不合理的,委屈、挨罵或是不舒服,總是沈默,久久以後人家都覺得這個互動成行了,很自然了,我卻站起來,決裂走開。」–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午夜雜記|初雪

課前十分鐘仍是賴在床上不想起,打開instagram才曉得窗外正在下雪。2020年,愛丁堡今年冬季第一場雪,上…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2

如果是真愛的話為什麼大叔不乾脆離婚娶了S?不是愛的話為什麼教授跟她分分合合了幾次最終卻仍是放不下,明明總是已經離開了卻又在不久之後回來求S復合。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暫別二十五日後我終於回到了愛丁堡。 早晨睜眼的時候還有些不真實感,手機上顯示的是凌晨五點。左眼有些疼痛,強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