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留學尾聲

我從來沒有想到離開愛丁堡要之後要回來,或許是比回台灣更難、更難的事情。

午夜雜記|論文

按道理說,再二十二天後需要繳交論文終稿但到現在還不曉得該怎麼寫、腦袋一片空白寫不出任何東西、得不出任何結果甚至…

午夜雜記|七月

「這好像也是我天性的一個部分了,我長大後的人際關係彷彿重複這個模式。不懂得人家對你哪些東西是合理的,哪些東西是不合理的,委屈、挨罵或是不舒服,總是沈默,久久以後人家都覺得這個互動成行了,很自然了,我卻站起來,決裂走開。」–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午夜雜記|初雪

課前十分鐘仍是賴在床上不想起,打開instagram才曉得窗外正在下雪。2020年,愛丁堡今年冬季第一場雪,上…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2

如果是真愛的話為什麼大叔不乾脆離婚娶了S?不是愛的話為什麼教授跟她分分合合了幾次最終卻仍是放不下,明明總是已經離開了卻又在不久之後回來求S復合。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暫別二十五日後我終於回到了愛丁堡。 早晨睜眼的時候還有些不真實感,手機上顯示的是凌晨五點。左眼有些疼痛,強拉起…

午夜雜記|最自然的狀態

「我想好了,我要把一瓶送我弟,另一瓶送我未來的男朋友!」,「然後我要一直逼他噴,這樣我就可以抱著他一直聞了!」

我看著她雀躍歡欣,但我只能淡淡地笑著回一句:「那很好。」對愛情充滿想像與憧憬的樣子、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