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蒼蠅館子

所謂的蒼蠅館子是四川特有的稱呼,指的是那些小、舊、髒卻美味的小店。 這些店通常開在住宅區的深巷裡,用手機導航也…

寫寫|過橋米線

我想,或許在公司角度他不會是個好領導,但他確實是一個很好的領導。

台北|營業時間:14:03

網路上對於老闆的評價出奇的一致,大概就是話少、冷淡,甚至怕吵而直接明確的寫著:請勿喧嘩、禁止大笑。原先以為如此一個店大概就是不賣服務吧,我一點期望也不抱的進入,卻算是心滿意足的出來。

天津|煎餅果子

天津三絕一般講的是狗不理包子、十八街麻花還有耳朵眼炸糕,不過根據我親自下海吃了一遍之後其實非常失望。 天津並不…

The stories I heard|那個教師節

其實你別看老師這個職業好像很高尚,告訴你,沒有。

那些不知世事的學生們,他們的世界是由成績所定義,是由考卷所堆疊,那個擁有學識、能夠輕鬆解出考卷上題目的人好像就是能自帶光環被學生崇拜。

成都|成都兔頭

「兔兔這麼可愛,怎麼可以吃兔兔!」喔不,你錯了。

在四川他們講的是:「兔兔這麼好吃怎麼可以不吃兔兔!」

啤酒|比利時白啤

這令我想起了台北的夏天,悶熱了一下午後天空終於下了雨,午後雷雨一轟而下,接著是仍然有點灰藍色的天空透出小小的陽光樣子〔…〕

電影|我不是藥神

他不是濕婆,他救不了眾生,他只是個商人。

他認清了自己不是藥神,他或許根本救不了任何人。

寫寫|雞尾酒吧

如果有人對他隨性的衣著感到好奇,此時他便可以先輕輕喝一口酒,裝做無所謂的開口:「恩?隨性?唉,我這不就是週五晚上在家待著無聊下樓喝一杯嘛,就不想特別打扮了。」

寫寫|後來的我們

我總覺得自己只是撿了個現成的、被前女友調教好的,長成了的大人,他內斂、成熟、穩重,並且,事業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