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及時止損

早上六點被門外木板的吱嘎聲吵醒,幾乎每十幾分鐘就有人經過我的房門外,木板就這麼持續的叫著。

睡不著,索性起床去洗澡。

昨日去看了一眼浴室,紅磚地板,牆上有外露的電線,有些髒的牆壁在最後都沒有完全阻止昨日的我對洗澡的渴求。流了一整天的汗,再怎麼髒應該都要能硬著頭皮洗下去。

除去了浴室本身之外,接著最大的問題大概是我不知道怎麼使用熱水。研究了半天,蓮蓬頭裡的水依然頑固的毫無熱氣。

最後匆匆的用冷水把身上的汗沖掉,櫃檯已經沒有服務人員,我想著不如等天亮後問過櫃台該如何使用這裡的浴室再來好好洗個澡也無妨。就這樣,在體感38度的日子裡,我帶著汗臭入睡。

早晨醒來後我直奔櫃檯。「請問浴室的熱水要怎麼開呢?」

櫃檯:「熱水?我們沒有熱水。這裡那麼熱你不用洗熱水。」

一點道理都沒有,但又好像字句在理。

不過,不論如何沒有熱水是既定事實。我沒有多說什麼,畢竟在訂房前沒做好功課我需要為了自己的疏忽買單,只好走回浴室沖了冷水澡。

思來想去,我最終還是放棄洗頭,反正戴著帽子誰也看不出來。就這樣,我出了門。

在外面晃了一天,晚上我又回到了三坪的黃色小房間裡。吹著冷氣,躺在床上發呆一陣子,思忖著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然後重新打開訂房網站瞄著價格,不是付不起,只是真的有必要重新訂一間房嗎嗎?

旅館裡的其他人若能忍受,為什麼我卻不能?

拿著浴巾重新走進浴室,擰開冷水,雖然天氣炎熱但用冷水洗澡畢竟仍不是我所習慣的事情,更何況洗頭。腳趾頭在接觸到了冷水後打了個哆嗦。

在那一刻我認清了,嗯,我就是不能。

擦乾了腳、穿回了衣服,我回到房間從行李箱裡拿了換洗衣物和一些必需品速速塞進了包裡,打了車就前往另一家旅館。

在check in 後進入房間,我看著乾淨的木頭地板、純白的牆,然後我蛇進了浴室,花磚、木地、現代化的馬桶跟最重要的熱水,我突然感受到世界又可愛了起來。

我學會了即使止損,以及理解到有乾淨的床睡個好覺、有整潔的浴室洗頓熱水澡,是旅行中最重要的事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