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理性與感性

寫在2021年10月15號,我直屬主管T的Last day。

猶記得大主管離職是在六月底,團隊有些風雨飄搖,四週內開了三次歡送會。當時我與自己的直屬主管T聊過,關於她是否會繼續留在團隊裡或者有離職打算的話題。

她告訴我自己不會離職,因為她真心想帶起這個團隊。

「那如果妳有要離開的話要告訴我。」

「好。」

我沒有料到大主管的離職會接續著一系列的巨變,包含大老闆的放任空間與預算急速緊縮、從開放討論變得逐漸專制,從有活力的新創變為上市集團下的附屬專案,辦公室從市中心搬到捷運也到不了的遠郊。

我受不了那樣的沈悶的工作氛圍及每日近三小時的通勤時間,在一個半月後手上拿著兩份Offer 並且跟T提了離職。

八月底,那是個晴朗但刮著風的午後,我們兩個人拿著手搖飲席地並肩,坐在中庭石階上。那日的風真的很大,吹了我滿臉頭髮。我在那裡接受了她幫我跟公司爭取到的薪水與一週只需要進公司兩天的提議、選擇留了下來。

「妳沒有想過要離職嗎?是什麼讓你繼續留下來?」我問她。

「當然有機會的話還是會看看,但我還是想要看著我們團隊做起來。」她說,讓她想留下來的是目前一起工作的同事們,這些人身上都有許多她或者是我可以學習的地方。我也是,我告訴她。有些煽情,但確實T身上的特質、對工作的想法讓我願意跟著她做事。

「而且,留下來對你比較好。」她補充。

「那如果你之後有要走的話要告訴我。」

「好。」

10月4號早晨,T把我約去會議室,給了我兩條士力架,接著告訴我她將於10月15號離職的消息。和上一次聽到大主管即將離職的反應一樣,心中仍在反映階段,一片平和,我默默在心裡回推她開始面試新工作的時間,如果沒有推估錯誤的話,她最晚、最晚、最晚便是在我剛被說服留下來的時候便開始面試了。

在她上班的最後一日,中午我們一起吃麵,邊吃邊聊她離職後團隊可能會發生的事,她告訴我之後集團會找人來接手她的位子。

「要招一個人進來大概要多久啊?」

「最少也要一個半月後吧。」

「所以一個半月是正常的招聘時間嗎?」

「對啊,一個半月算快的,你看,如果面試有三關的話每個禮拜過一關,最後確認錄取後還要敘薪、等對方結束上一份工作才能入職。」

「那所以你是在八月中開始面試的嗎?」

她頓了頓,「差不多再往後一點。」

「那你當時都要走了,為什麼還要把我留下來?」

「這是兩件事。把你留下來是我這個位子該做的事情,我要離職是我的個人規劃。」

「是一件事啊。」

「沒有喔,是兩件事。」她後續又繼續補充,「不過如果你硬要覺得是一件事也無所謂。」

「我當時沒有強迫你留下來,只是去幫你爭取到你想要的,最後要留下來是你自己的決定。如果對方給你的加薪幅度是30% ,我就不會留你。」

我沒有回嘴,她知道我當時手上的Offer 開的是25%,或許那差的5% 就是她極力挽留我的理由。

「甜甜的酒送給甜甜的人~」在T最後一個上班日的下班前,我把一瓶甜膩膩的冰酒遞給了T,我算了一下日子之後說:「謝謝你這八個月的照顧。」對,再過兩天我就進入職場八個月了。

T有點驚訝,「對欸!你要滿八個月了!之後要保重喔!」

「好,那祝你,鵬程萬里。」我笑,「喔,好想哭。」

「不可以哭啦,妳之後會習慣的。」她說。但我還是流下了眼淚,幸好戴著眼鏡和口罩,眼淚藏在鏡片底下,很快地就被口罩布料給吸收。

「大家都只是來公司賺錢的,不要放太多私人的感情在裡面。」這是我剛開始工作不久後江江告訴我的一句話,這句話在後來他也反覆不斷的提醒我。

職場裡的人來來去去,你要習慣。

你要習慣。

你會習慣。

我會習慣。

原本總覺得自己還有一隻腳放在職場門外的我,在中午T說那句話時句點落下的瞬間,我覺得自己終於把兩隻腳都踏入了職場,很正式的褪去了學生身份,成為社會人士。

理性上我明白職場的用途是為了賺錢溫飽或實現個人理想,同事的意義是你們一起在這裡為了為了各自目標努力,總之,這都不是一個交朋友的地方,但感性上仍是止不住的想落淚。我感到沮喪,沮喪著我與她之間那條明確的,永遠不會成為真正朋友的分隔線。

我在理性與感性中糾結,作為一個上司,T確實很照顧我,她將許多來自上層的壓力擋了下來,也獨自擔下了許多雜務,讓我更專心的在自己的領域上發展,但作為一個她總會拉著我一起去閒晃、到咖啡店中聊天的人,感性上我總覺得或許我能夠聽到對方的真心話。

理性上我有百分百的自覺「留下來」是我自己的選擇,根本與T是否留在團隊裡不該有任何相關性,但感性上卻沒有辦法接受T答應了我兩次如果要離開會先告知我卻沒有做到。

一篇文寫了好久,思來想去,我猜再一年後回過頭來讀自己現在寫的這些文字與感受應該會覺得自己非常的Naiive。

我總有一天會非常習慣每個人基於各自立場說出的話,也會習慣包含沒有說完整的實話,也總有一天會習慣工作上的人來人往,對相濡以沫的人終究也只能相忘於江湖感到無感,或者我也會變成這樣一個,怎麼說,一個理性的人。

我一方面希望自己有能拎清楚、能就事論事的樣子,一方面卻又希望自己保有這樣的感性與敏感,兩部分的自己拉扯著,我不曉得究竟自己會長成什麼樣子,但無論如何,未來的自己回來看這篇文章一定相當有趣,看著糾結的、24歲剛出社會的自己。

或許我可以回過頭來看看自己曾經因為什麼事情而感受到那種少女般幽微的失落,再檢視自己是否已經對所記下的事情無感,如果是的話,接著或許我還會截圖、上傳到社交軟體,在上面寫上一句「年輕的自己好可愛」之類的評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