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反應弧

寫於2021年6月,入職四個月又十一天

「我今天跟你Catch up 一下好嗎?」「不要,我今天Blue Monday!」

「那明天?」「明天Blue Tuesday! 」主管回我。

「週五?」

「順延到下禮拜好了」,她最後說。

於是從疫情開始後我與主管的開會次數從一週兩三次銳減至一次。兩禮拜前我們便確認了往後每週三開會彼此瞭解一下專案的進度。而依照她的習性,週一的我總是特別不必擔心臨時被抓去開會。

自從居家辦公後,我通常會在床上賴到9:57分,打開手機在群組裡說聲早充當打卡,然後才慢慢滑下床洗漱、泡咖啡、開燈。

週一早上10:02 手機收到主管傳來的訊息,她說,今天來catch up 一下進度、就約十一點好嗎?

一句話,輕描淡寫。

我強迫自己從熬夜到凌晨四點只為了追劇的疲憊中起來,然後下床、洗漱、泡咖啡,把自己插到椅子上。

她以一句「那我們直接切入主題吧」作為視訊會議的開場。

那一秒,我的心裡突然做出了辦公室要被解散以及她本人要離職的消息預備,在我開始替自己規劃職涯與目標、同事S 問我有沒有一起跳槽的意願並當著我的面在上班時間的辦公室裡進行面試後,我似乎有了這間辦公室的人終歸會離去、且這一日很快就會來臨的覺悟。

她說,大主管因為個人健康因素與家庭原因要離開了,雖然正式離職的日期未定,但目前已經是拍板定案的消息。

她表情凝重、絮絮滔滔的說了很多,包含後續辦公室的組織與人事變革,各部門的職務調整以及對她和我的影響,我與她討論了如果回歸集團的話要怎麼維持我與她的合作、我們這樣算是升官還是降職、後續對部門所負責的事情上會有所變動,討論完後她看著我:

「妳怎麼那麼的平靜?」

對,我怎麼、那麼的、平靜?

會議結束,我配著一集金庸吃完樓下超商買的涼麵後才重新回到書桌前工作。

下午四點,我邊敲著程式碼時腦中才突然慢慢睇意識到,啊,是的,那個當時把我面試進來的大主管要離去了呢。

從那時起,這個消息才像是某個大新聞般的震撼著我,並持續了一整日。原來我根本沒有習慣人來人往,只是對於身旁人類離去這類型的訊息反應湖總是比較長。

1則留言 追加

  1. as 說道:

    as usual, I enjoy your writing so muc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