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論文

按道理說,再二十二天後需要繳交論文終稿但到現在還不曉得該怎麼寫、腦袋一片空白寫不出任何東西、得不出任何結果甚至找不到指導教授的我按道理說應該要有顯而易見的崩潰才是。在這一個多月裡,像是迷航,怎麼也到不了彼岸、於是全盤否定了自己所有的價值。

但我倒是沒有崩潰,只在與朋友談笑間說著,啊、沒關係啦,不畢業也沒關係。即使沒有拿到這個碩士學位一點關係也沒有。但是才怪,我超級無敵想要畢業。

原先我以為這樣看起來一派輕鬆的我或許是因為越來越明白即使搞砸了一件小事情其實對長遠的人生而言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就算是沒辦法畢業這樣的事情,只要看開了、就不是什麼值得哭天搶地的大事。

在選公職期間論文被爆抄襲96%的人都沒有崩潰如斯了,我應該好好努力到最後一刻。即使胃部每日常態性的絞痛、即使仍是一直在電腦前掉淚,但至少心態是超脫的,超脫得太過不像自己。

昨夜在完全入睡前打給Daz,把所有的焦慮與難堪全數傾倒。啊、可是我其實很超脫,而且沒有崩潰,我補上了這一句。他沉吟了幾秒,我才意識到或許這樣的超脫是一種保護機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