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三月末

三月的尾巴,雜亂無序的記錄一下自己寫得出來的部分。

一、

即使理智上明白自己值得被愛,情感上仍然無法完全地接受這件事情。

接連幾次閃掉了幾個直球對決式的告白與隱晦的示好後,我開始意識到原來我已經對於進入一段穩定的關係是如此的恐懼與退縮了嗎?無法想像未來,所有能想像到的未來都是最壞的情況。

有一部份是害怕對方沒有看清楚我充滿坑疤的樣貌就喜歡我、然後失望,有一部份是知道對方已經看透我了卻無法相信可以就這麼樣子幸運的被承接住並且不再被丟下。

二、

關於獨處。

我一直以為自己很習慣跟自己相處,去看電影、吃火鍋或燒烤、去掛急診和搬家,某方面而言算是獨立吧。然而我一直以來都沒辦法習慣一個人待在家,總是寧願去咖啡館或者圖書館,甚至是坐在超商那嘈雜無序的顧客區都好,那種環境反而令我心安。

有時候會想就不顧面子的向朋友撒嬌:能不能陪我講電話,能不能陪我聊天。但最終總是沒有問出口,除了擔心打擾之外也明白沒有人誰能夠一直陪著自己。

三、

還在跟前男友交往時最喜歡的情侶活動大概是待在同一個空間各自使用電腦或者看書,或許一整天下來兩人幾乎沒有互動,但是知道有個人在旁邊便能安心。

今天下午發現有個網站叫Focusmate,能夠找陌生人陪你一起做事,兩個人開著視訊各自專注著做自己的事情(把麥克風關掉雙方無法交談的狀態)。

這樣的機制大概有一半是為了互相監督有沒有偷懶以提升工作效率,另一半的原因大概就是遠端工作的人太孤單了需要透過這樣子的形式獲得一些溫暖吧。

而這個下午我獲得了隔離八日以來,最心無旁騖也最安心的一百五十分鐘。

四、

面臨的微小兩難。

當別人說我狀態好的時候,例如說我今天聽起來很開心,但實際上現實中我才剛哭完,這種時候就不曉得該怎麼回覆。告訴對方其實我沒有很開心會有點打臉對方的感覺,但要說自己很開心倒也說不出口。

一點也不想扮演著需要被同情或者關懷的角色,但硬要掩飾自己的狀態似乎也挺詭異的。

大家都期待著時過境遷之後你變好,期待著你不再憂鬱,期待著你能快樂。而你也做到了,你讓自己的生活維持在正軌上,但卻沒有辦法控制低落的情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