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五杯紅酒 番外

不是很重要的前情提要:

  1. 寫寫|五杯紅酒(上)
  2. 寫寫|五杯紅酒(下)

分割線

在倫敦時,米米毫無預警地收到黎昕的訊息,這三年來她終究還沒能力封鎖他。

問對方為什麼已經三年沒聯絡了卻突然想到要自己,對方輕輕巧巧回覆:「哈哈哈當然記得,畢竟我們也曾經有過愛情。」

畢竟,我們也曾經有過愛情。

幾乎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原來對黎昕而言那樣算是愛情嗎?

如果是的話,那所謂的愛情未免太過廉價了。當下的情緒其實很複雜,黎昕是個在中國過了十多年的澳洲人,中文很好,雖然帶了點口音講的卻是道地的北京腔調。

當下其實不曉得怎麼回覆,不曉得是他中文已經好到曉得如何誤用愛情這個詞了,還是他根本不曉得愛情這兩個字的份量有多麽重。

那根本不能叫做愛,要怎麼叫做愛情?

「我當下真的感覺很詭異,我可以繼續把那兩夜當成人生的一個痛然後跟現在一樣裝作沒事的過下去;或者我也可以相信他,相信他那樣對我叫做愛情,我沒有被硬上,然後從此真的沒事的繼續過著我剩下的人生。」

可以帶著偶爾會夢到的痛苦走下去,可以偶爾夢到被撕裂的夢,可以夢到自己被一大群蛇追著跑,即使奮力關上了大門,粗大醜陋的蛇頭還是能從緊閉的門縫撞入。

或者從此之後可以選擇相信這就是愛情,選擇相信那是兩個人因為相愛因此見了兩次的面,可以相信那是自願的,可以從此不用再覺得自己是被侵犯過的人,可以相信自己是被愛的。

但這是可以選擇的嗎?

以為跨過去的坎,真的過了嗎?

末了,她告訴對方已經自己明天需要早起,晚安。

黎昕說,應該有三年沒見了,最近的大頭貼跟以前一樣漂亮、溫柔。他說,「是溫柔的台灣女孩。你幸運,你自然漂亮,不化妝也好看的,而且你身材好」

「很諷刺吧,黎昕說我幸運,我自然漂亮,我身材好,這應該是讚美一個女生的詞語,但我收到訊息時只覺得諷刺意味十足。如果我當時不那麼溫柔,他是不是就不會得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