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ies I heard|歐陽的羊

剛剛在重翻自己的草稿垃圾桶,突然發現這篇明明寫完了卻總覺得缺少了什麼而沒有發出來的文,雖然現在看起來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卻因為談話的時間有些久遠而無法再繼續補足,尤其是當時這篇文章是用第一人稱寫出來的,現在要補足缺失的部分也有點不太實際。

我跟歐陽是約莫兩年前在臉書上認識,知道了當時正在搜集故事的我便約了一起吃早餐。

歐陽說,自己和小羊認識是在2014年的三一八學運。

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那麼想要保護一個女孩子。抗爭到最後鎮暴警察到了現場,她不走,原本身為學運局外人的我根本沒打算留在那裏,但是她不走,我發現自己唯一選項是留下來、陪她。」

分割線

學運的人都叫小羊叫vivi,而後來我才知道其實是vv。她露出兩個小虎牙,指著說,是虎牙形狀的那個v喔,不是vivi

學運結束後小羊得回新竹上課,我在送她去轉運站搭車前的最後一頓飯問她:那畢業後呢?畢業後能來台北工作嗎?她沒有回答,只是一起結了帳、離開餐館。

小羊把車票收回口袋裡,一言不發、牽著我的手開始走,我們一路從轉運站向北,最後在日出前走到了淡水。淡水有個情人橋,小羊拉著我走了過去。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走這座橋了喔,以後畢業就不可以了再一起走這裡了。』

為什麼?

『因為傳說中如果情侶一起走情人橋就會分手。』

畢業後她搬到台北,我跟她一起在溫州街裡租了個小套房。白天她去上班,我留在家裡寫財經週刊的稿,等她快下班的時候再去接她回家。而那段日子是我人生目前為止最快樂的時光。

分割線

|她以為我不要她,於是她就離開了。

她很常開玩笑的跟我說,歐陽不管怎樣都不可以丟下我一個人喔,我會很難過的。但我沒有意識到她是真的會很難過。有次我們一起去逛costco,我找東西找得太過入迷,一回頭卻找不著她。拿出手機來才發現有將近十幾則的訊息躺在line裡面。

歐陽你在哪裡?

歐陽歐陽?

歐陽我迷路了

歐陽我找不到你了

歐陽?

我趕緊打了電話卻是語音信箱,我在貨架與貨架間跑著找她卻連影子都沒找到。

她就這樣不見了。

後來她再次出現時,她說,她覺得我不要她了,所以才會跑去躲起來。在我們在一起的這兩年多,她因為類似的事情離開了我四次。

分割線

「但我怎麼可能不要她?」

她很常笑,但我知道深層裡的她並不快樂。在我們在一起的當晚她就告訴我她有憂鬱症,在我們切下三個月紀念日蛋糕之後她告訴我自己有個跛腳的爸爸、單眼失明的媽媽。

她很常哭,哭完就會跟我說,歐陽,你不該對我這麼好,你會對我失望的。

但,我怎麼可能會不要她?

每次小羊離開的時候我都用盡全力的在找她,我告訴小羊,她可以躲起來,而我會負責找到她。我總想著,只要小羊能夠知道我永遠都可以找到她,那麼或許就能有更多一些的安全感。我甚至花了很大的力氣在重新替小羊建造新的生活圈,我讓自己的朋友也成了她的朋友,我想讓她知道自己是被愛的,希望她可以不需要再被欺負。

於是她的安全感和信任感終於被建立了起來,好像也開始對未來有了一點希望,她甚至開始跟我規劃起未來。

「歐陽,我以後再也不會隨便自殺了。」

小羊跟我說我們未來要養一隻紅貴賓,我們未來結了婚要生一男一女。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幸福下去,我會一直愛護她,而她能活在我的保護傘之下。

直到我接到了她哥哥的來電。

她哥說:「歐陽瑋,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女生,不要被我妹浪費了。」

隔天,小羊就跳河了。分割線

|我只想告訴她:不論多久我都會等。

「東西不會丟,東西照你離開的樣子整理好,我會等你回來」

小羊被救了起來,醒來後卻不肯見我。她切斷了所有聯繫方式也從原本任職的公司辭了職。那陣子我像瘋了一樣,我無心寫文章也無心研究股票,除了酒精外,我別無寄託。

半年後我才得到小羊的消息。

「我怕再也看不到你了,歐陽。」她告訴我自己要去紐西蘭,希望在離開台灣前能見我一面。

但我們終究還是沒有見到面,我在當晚開車到她說的地點,只得到了一本日記。日記本上附著著我極度熟悉的護手霜味道,裡面記錄著她在學運期間怎麼開始對我好奇、認識了之後對我的看法以及搬來和我同居後相處的點滴和所有的心理狀態。

多數是文字,有些時候是塗鴉。

我一頁一頁的翻,恨不得把日記翻爛,恨不得用自己所有一切換小羊回來。

我從來沒有隱瞞過我現任女朋友我一直都在等小羊的這件事情,她問過我,如果小羊有一天回來我要怎麼處理。我當時沒有猶豫,我告訴女友,我一定會選小羊。

在溫州街上的房子我還是租著,當年她離開時沒帶走的東西我都還留著,家裡的擺設也沒有移動過,我想著啊,說不定哪天小羊就回來了,我要讓她知道一切都沒有變,我一定會等她回來。

 


|嗨,來成為我的故事吧!

嘿大家,一直以來都有個用什麼東西(例如咖啡或者甜點)去和別人交換故事、接著用文字寫下來的念頭。願望是至少能寫出個二十篇The stories I heard系列文章。

這個系列的文字會是立基於真實故事所寫,既然是真實故事,我便不會做太多的修改,內容中只會更改人名或者太過容易被認出來的地點以確保隱私性。

我想,會看我部落格的人應該多少在現實中和我有些連結,因此如果你有故事想和我分享,不限是男女感情或任何領域,歡迎直接透過所有你所能聯繫到我的社群軟體,臉書、instagram或者當面(?)跟我說。

目前的構想就是如果你也在大台北地區,我會請你喝一杯咖啡或者吃一份甜點當成交換。雖然回饋的東西有限,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幫助我完成這個小願望。 抱歉我現在人在英國所以可能要等我2020年9月回臺灣之後可以了XD

所以所以,來找我說故事吧!(招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