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Aizle

這是我第二次在愛丁堡踏入fine dinning餐館,感受比第一次好上許多,小小溫馨的環境、緩慢的步調、不過度關心的侍者以及食物本身都令人相當愉悅。

Aizle, 在蘇格蘭語裡是火花、是灼燒中的木炭,是仍然烈焰的灰燼。

於我而言,比起炙熱的火焰,我更偏好以在一簇溫和卻突然爆出一星明亮的爐火形容整頓晚餐。

餐廳地點不位在繁忙的城市正中心也不位在主要道路上,外觀看起來只是間週末夜晚與親友聚餐的溫馨藍色小酒館,店內空間並不大、裝潢低調。

我喜歡這樣的地方,沒有下手過重的陳設、沒有盛裝才能前往的氣場。我被安排在吧台旁的窗邊,昏暗的燈光,桌上擺著點燃的小蠟燭,大片的窗外下著雨,點了一杯調酒在座位上慢慢的等著和我約好一同前往卻遲到將近半小時的友人。

在前往用餐前只能透過網站知道當季食材而不曉得最終將會以哪樣子的型態呈現,而這是這次用餐時所能吃到的食材:

螢幕快照 2020-02-21 下午7.35.01

 

course.png-1

甜菜根脆皮捲|內部裹著由羊乳與紅醋栗凍混合的內餡,帶酸帶甜的奶味直接進入體內,而烤過的芝麻和蔥香則在鄰近喉頭的上半部繞了許久。

蘋果生魚塔|燉煮蘋果搭配海味十足的生魚,老實說當下我很喜歡這個塔,海的鹹味放蕩與含有鮮甜湯汁綜合在一起令人著迷。可惜在這三樣開胃小點中,這個塔卻是最令我無法在事後真切回想起味道的一樣。

馬鈴薯泥|用育空黃金馬鈴薯(Yukon Golds)製成綿密細緻帶有泡沫感的薯泥,在這裡能再次嚐到第一道小點中出現過的羊乳味。而我最喜歡的是薯泥上方撒上的洋蔥碎與細香蔥,他們就是是在溫和的薯泥中的灼熱火光,一閃即逝、令人驚喜。

course.png-2

4D4FD878-BE0B-4FFD-BE81-FF0BC6BD5FD7.JPG

羊奶義大利餃|回憶到這裡才發現羊奶在這一季菜單中也佔太大的份量了…… 義大利餃於我本身沒有太高的記憶點,但餃子搭配的湯水倒是有趣,看似透明無味實際上卻是菠菜湯,硬要矯情地說,入口時確實會讓人幻想身在南歐鄉村農莊。

course.png-3

8FE0619B-0A69-485E-A276-D9F15C6C15C2.JPG

自製布里歐麵包搭配松露奶油|麵包端上桌之後奶油的香氣與清淡的甜味一起襲來,侍者在桌旁刨上松露,麵包有著薄薄的一層酥脆外皮,內裡則相當鬆軟、濕度適宜,甜鹹交雜、奶味四溢。

唯一不喜歡的大概是侍者一直強調這是自製麵包與自製奶油,每次聽到餐廳強調自製都會稍微疑惑,雖然知道在這個時代裡「自製」這兩個詞代表著特別、用心、稀缺等等,但聽得多了便覺得無趣。

在以前,其實也不是多早以前,在爺爺奶奶那個年代什麼東西都該是自製的,自製手工麵包、自製手工麵條、自製農村果醬,一切都純天然,他們可以慢慢的等待麵團發酵、等待一鍋水果熬製成醬,到商店裡買別人製成的東西那是有錢人才有的權利,但現在一切相反了過來,時間成了珍稀資源,自製、天然、手工、農場直送、需要八小時、需要十六小時都成了賣點,需要花費更多的金錢才能享用到。

course.png-4

E3AFC4AB-E9C3-4F5B-83F4-F069BE13D9EE.JPG

主菜一:魚、淡菜跟花椰菜|太難取名了,總之按照侍者的說法是當天下午五點(也就是我用餐的前半小時)才送達餐廳的超新鮮魚類配上蘇格蘭淡菜佐花椰菜。魚肉當然很新鮮,不過老實說這道菜有些令我困惑,魚肉與搭配的醬汁味道並沒有融合,倒比較像是為了製造某種衝突才刻意將這三個元素湊在一起,另外還有覆蓋著的泡沫本身也讓我感覺只是用以裝飾、或者為了分子化而分子化才存在的元素。

course.png-5

CFA23B51-6FD8-48DD-B4A8-4B8B0E3CE7F9

主菜二:鴨|侍者說這是來自Goosnargh的鴨肉。主菜以無花果和紅蘿蔔兩種醬汁搭配鴨肉,上頭以地瓜酥綴以裝飾,鴨子本身肉質處理得很嫩、鴨皮逼出的味道也令人滿意,但相較連同主菜一起上桌的鴨肉春捲便稍微普通了一些。

鴨肉春捲,一口咬下的那瞬間我想到的詞只有飽滿,飽滿的香氣、飽滿的靈魂。肉汁從舌頭兩側優雅的滑過,細緻的鴨肉與酥脆的春捲皮搭配在一起便豐盈了整個夜晚,不像前面幾道刻意的去製造不同味道的層層堆疊,這裡僅僅只用鴨肉的香氣便將我征服。

course.png-6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a6 preset

最後是甜點。

首先先上桌的是pre-dessert,第一眼看到的透明感以為是果凍,用湯匙敲了敲才發現原來是做成像冰霜般的糖片,至於糖片下頭則是莓果與血橙的組合。說實話一開始沒聽清楚這是pre-dessert 時覺得他有些雞肋,糖片表現一般、下頭的梅果與血橙也沒有太過特殊之處,不過他確實很好的在正餐和甜點之間做了一個平滑的過渡。

Made with Bitpoem: http://bitpoem.com

接下來才是dessert本人,照片右後方的粉色蛋狀甜點以Rhubarb(中文翻譯成大黃,葉子的部分有毒,只有根莖可食用,味道奇酸無比,一般會放在糖水裡煮來食用。)製成,至於前面的球球切開來後裡面是慕斯,友人對此讚不絕口但我實在不是個慕斯愛好者,層次豐富且融合得極好,但充滿植物草味的甜點實在不對我的胃口。

分割線

當然並不是每一道菜都能帶來一次的高潮,但卻總能在每一個被送上來的餐盤裡找到一個明亮的火光,從舌頭竄入腦中,那一抹或許能長存許久卻也可能一閃即逝的驚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