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酒吧裡的庫德人

在德國的最後兩日無所事事,睡到十點左右再出門找家咖啡廳待著、下午在附近住宅區或者商店裡亂晃,晚上吃完晚餐後便回到旅館樓下的同名酒吧點杯啤酒或雞尾酒用電腦或寫明信片。

前晚點了杯無酒精的草莓雞尾酒,酸甜的粉橘色液體佔了三分之二的玻璃杯,另外的三分之一則被填滿鮮奶油。約莫十一點半,一個大鬍子走了過來。

“Hey, babe. I am Ibrahim. How are you doing?”

“Good. ”

“Can I sit here? ”

“Yeah, sure. "

他沒有客氣的就這麼地坐了下來,我繼續用著電腦等他打破沉默。店裡的位置那麼多,沒必要特別來跟我擠吧台角落,並沒有等太久,他便開口問我的名字以及來自哪裡了。

台灣,你呢?

他說自己來自敘利亞,是庫德族人。庫德人沒有自己的國土,從一百年前就開始在為這項權利而奮鬥著,目前庫德族總共超過七百萬人、而眼前的男人說自己懂五種語言。他非常簡略概要的介紹著自己。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庫德族人,那個我只在歷史課本和新聞隻字片語中才看得到的族裔。

「你能再說一次名字嗎,怎麼發音?」

“I-bra-him”,他重新帶著我唸了幾次中間的彈舌音。

稍微了解一下兩人的身家背景後,他閒話家常的問了我一個很少跟別人聊到的問題:「你有任何宗教信仰嗎?」

「沒有,我沒有任何信仰。」

「你呢,你信伊斯蘭教對嗎?」

半小時後我收起電腦跟著他換到了兩條街遠的水煙酒吧,這十幾天以來時常在街頭看到水煙酒吧或者水煙專賣店,這才曉得這幾項阿拉伯文化這幾年在德國有多流行。

他是我第一個遇到的庫德族人,也是第一個和我談伊斯蘭教的人。此後的兩小時、直到他送我回青旅時我們的話題仍是圍繞在阿拉真主。

分割線

我們走入店內,中東情調配色被人們口中吐出的水煙蒙上一層薄霧,人們或躺或坐於坐墊和地毯上。這是人生第二次嘗試水煙,上次是十五個月前的中秋夜,我們幾個留在台北沒回鄉的遊子約了約就去吃火鍋,結束後港仔一個吆喝就換到了酒吧裡。大家各拿著自己的吸嘴,等到自己吸的時候再接上去。

「試試看。」港仔將吸嘴遞給我。

關於水煙,我始終不曉得這個產品的危害輕重,輕輕一吸含在喉頭、再吐出來,像是吸煙者的推託之詞:「我們又沒有把煙吸入肺裡。」倒是有一點是確認的,水煙和菸相比確實沒有成癮問題,我討厭任何可能讓自己依賴成習之物。

Ibrahim熟門熟路的跟店員點好了一壺。

水煙送了上來,店員將小煤塊放到了最上方。等到上面的煤終於燒熱了後我就著男人的手吸了一口,一回生二回熟無法套用在從來就笨拙的我身上,仍是被嗆咳了許多次。

喉頭是清涼的蘋果味,呼出了滿嘴煙霧,男人說這就像龍,“Like a dragon.”

19539CFC-FB20-46D1-83A4-2FC8CC17EEF3.JPG

 

分割線他向我介紹了一些基本的伊斯蘭教知識,真主、以光所造的好天使、以火所造的壞天使易卜勒斯、先知、亞當與哈娃。

他說人類所住的上方有樂園,七層樂園,最上面那層便是真主所居住的地方。

因為這晚的談話讓我接下來的歐洲行只要有參觀教堂便會認真地抬頭仰望教堂的穹頂,這時才好像有些體認到為什麼教堂的穹頂總是蓋的高聳入雲,那是人類想像中的天國,金碧輝煌的柱子與宮殿、天使與神祇。

他說,你要相信可蘭經,幾千年來可蘭經都沒有改變過,不像聖經。他說可蘭經裡記載了所有世界萬物的法則,在古老以前就記載好了,這絕對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書,包括人體的構造、所有疾病的解方都有記載著。

「那你怎麼知道可蘭經裡講的都是對的?」

時間會證明一切,而且到現在可蘭經還沒有出錯過。沒有人類可以寫出這麼偉大的書。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相信神,神一定有它的道理存在,神掌握著一切,所以可能你現在不明白為什麼神會這麼做、但等時間過了你就會覺得這是最好的安排。

「那麼一個男人能娶四個女人也是對的、同性戀不被可蘭經允許也是對的嗎?」

當然是對的。

「馨。」他叫我的名字,一臉誠摯。

在這個世界上男人和女人的比例本來就不一樣,男人只佔35%而女人佔了大多數,所以男人本來就應該可以和更多的女人結婚。「另外一個是,你能想像女人和女人接吻的畫面嗎?」

「可以。」

「但我沒有辦法想像我和男人接吻的畫面。」無法苟同,他臉上有著一些嫌惡。

「所以這是不實際的。」他加強補充。而且並不是要娶就娶,假使今天已經娶了一個女人,那麼要娶第二個是需要經過她的同意的。

那為什麼同性戀不被允許?假使人類是偉大的真主所創造出來,那麼為什麼偉大的、知道一切的真主又要創造出他所謂「不被允許的」同性戀。

他說,真主當然知道,但是這就是人類自己所需要面對的,因為壞天使易卜勒斯總是在慫恿人類作惡,這就是同性戀會存在的原因。所以做為同性戀,他只要相信真主,就可以驅逐心中的易卜勒斯回歸正常。

「那假使同性戀一直相信著真主,但他喜歡男人這件事卻不被允許那麼他會很痛苦,這是真主所願意見到的嗎?」

「不是,但是,馨,這就是不被允許的。」和談論一男四女或一女四男時不同,這時候的Ibrahim的臉上是哀傷。我不曉得他在想什麼,他或許知道有些東西是外力改變不了的,但他仍然是堅信著自己的信仰,相信不被允許的事情便是糟糕的、不該存在的。

分割線

「那麼那些恐怖攻擊呢?我知道問這個問題很失禮。可蘭經裡面會允許殺人嗎?」

「首先,這些是假新聞。」他回答我。他說,其實並沒有那麼多恐怖攻擊,沒有那麼多激進的伊斯蘭教份子,其實都是美國或者歐洲這些大國家為了政治目的而創造出來的新聞。

“All of them are related to politics.”一切都與政治相關。

他接著解釋可蘭經裡當然不允許作惡,但人類總會不小心受到易卜勒斯的誘惑,會有一些無法避免的情況讓人類跟隨易卜勒斯而做了真主不希望你做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除了樂園之外還有地獄的存在。如果做了壞事,那麼在死後就必須要待在地獄直到把做過的壞事都還完了才能離開地獄去到樂園。

會在地獄多久,不曉得,這要根據做過多少壞事而定,但人類到最後一定會回到樂園。

「那那些不信仰伊斯蘭教的人死後會去哪裡?就像是、假設我信佛教,那我死後就不會去你們的樂園了對不對?還有如果我什麼都不曉得,那我是不是就不需要接受伊斯蘭的規則?」

「不,不是這樣的,如果你這輩子都不曉得有伊斯蘭教的存在那你只要沒有做錯事一樣可以來樂園,但你現在已經知道了真主的存在,你就需要相信真主。」

可蘭經說我們大家都是兄弟所以要互相幫忙。「你看,馨,這不會是一個壞的信仰。」

「你相信我嗎?」他問。

「相信吧。」

「那你就應該要相信真主。」他說。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