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陌生人戀愛實驗

 

我去了青島。
在4月13號晚上聽說青島開了滿城櫻花,我隔日一早就訂好了火車票。

「欸,那個,我要去青島喔。」早上出門前我這麼跟室友們說。
「喔?什麼時候?」室友邊化著妝、頭也不回的問著。

「那個,今晚……」接著我就拎著行李去了公司,事實上說是行李,其實只是把兩件衣服、證件、充電器塞到書包裡。

那是我到中國後第一次獨自出門旅行。火車臥鋪小小的,對面睡的是一個滿是鬍渣的大叔,受到社會新聞荼毒太多,我腦中不停的閃過睡到半夜的臥鋪裡發生殺人案的情結。

會是什麼死法?

EA6EBCD2-E1DF-407B-8C74-48B0A60EFD33.JPG

在青島的日子很閑適,花了大半天的時間待在海邊看海浪起伏,也花了很多時間在各種小咖啡店裡寫字,當然花最多的時間還是在尋找食物。第二天晚上我晃去live bar,有個叫張松的男子過來搭訕。

「要一起玩個遊戲嗎?」他靦腆的解釋著這是個互相問問題的遊戲,很簡單,只是遊戲結束後我們需要互相凝視四分鐘。

我笑了笑,我想我知道那是什麼樣的遊戲。

在1997年有個心理學家在實驗室裡藉由三十六個問題和四分鐘的凝視,成功的讓兩個陌生人相愛、並且在半年後結婚。

接過了張松已經貼心調好螢幕亮度的iphone,上面是列出的問題清單,洋洋灑灑三十六道題,我迅速的滑了過去:

第一組:
1. 如果可以在世界上所有人中任意選擇,你想邀請誰共進晚餐?
2. 你想成名嗎?想以什麼方式成名?
3. 打電話之前你會先排練一下要說什麼嗎,為什麼?
4. 對你來說,“完美”的一天是什麼樣的?
5. 你上次自己唱起歌來是在什麼時候,給別人唱呢?
6. 如果你能活到90歲,同時可以一直保持30歲時的心智或身體,你會選擇保持心智還是身體?
7. 你是否曾經秘密地預感到自己會以怎樣的方式死去?
8. 說出三件你和你的伴侶看上去相同的特徵。
9. 人生中的什麼東西最令你感激?
10. 如果你能改變被撫養成人過程中的一件事,會是哪一件。
11. 花四分鐘時間,儘可能詳細告訴伴侶你的人生經歷。
12. 如果你明天一覺醒來就能擁有某種才能或能力,你希望那會是什麼能力呢?

第二組:
13. 如果有一個水晶球可以告訴你關於自己、人生、未來乃至任何事情的真相,你會想知道嗎?
14. 有沒有什麼事是你一直夢想去做而沒有去做的,為什麼沒有做?
15. 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麼?
16. 在一段友誼之中你最珍視的是什麼?
17. 你你最寶貴的記憶是什麼?
18. 你最糟糕的記憶是什麼?
19. 假如你知道自己在一年內就會突然死去,你會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嗎?為什麼?
20. 友誼對於你來說意味著什麼?
21. 愛與情感在你生活中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
22. 和對方輪流說出心目中對方的一個好品質,每人說五條。
23. 你的家人之間關係是否親密而溫暖,你覺得自己的童年比其他人更快樂嗎?
24. 你和母親之間的關係是怎樣的?

第三組:
25. 每人用「我們」造三個句子,並含有實際情況,比如「我們倆在屋子裡,感覺⋯⋯」
26. 補完這個句子:「我希望和某人在一起,分享⋯⋯」
27. 如果你想和對方成為親近的朋友,請告訴對方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是他或她需要知道的。
28. 告訴對方你喜歡他或她身上的什麼東西,要非常誠實,說些你不會對萍水之交說的東西。
29. 和對方分享生命中那些尷尬的時刻。
30. 你上次在別人面前哭是什麼時候?自己哭呢?
31. 告訴對方,你已經喜歡上了他或她身上的什麼品質。
32. 你覺得什麼東西是嚴肅到不能開玩笑的,假如有的話。
33. 如果你今晚就將死去,而且沒有機會同任何人聯絡,你會因為之前沒有對別人說什麼話而感到遺憾,你為什麼到現在都沒有對他們說這些話呢?
34. 假設你擁有的全部東西都在你的房子裡,現在房子著了火,救出家人和寵物之後,你還有機會安全地衝進去最後一次,取出最後一件東西,你會拿什麼,為什麼?
35. 你的家人中,誰去世了會令你最難過,為什麼?
36. 說出一件你的個人問題,問對方如果遇到此事要如何解決。另外,也要讓對方如實告訴你,在他或她眼中,你對於這個問題的感受是怎樣的。

47597F35-121A-4625-8C4B-4FCA6A6AD9BF.JPG

我和張松就著音樂和酒精,重複的傳遞著一只iphone互問問題。

被拆成三部分的清單,分別是從生活期許到家庭與個人價值觀,最後是最為內心的問題。

伴隨著問題越來越深入,自我披露的部份也就越多。通常看完問題後兩人會沉默一陣子後才開始回答。一份問卷我和張松用了將近兩小時的時間。

將近十一點,我們喝完最後一口長島冰茶前,也進行到了最後一個問題。我們相識而笑,像是終於合力完成一場馬拉松。他不瘦,並且眼睛很小,笑起來的眼睛瞇成了一條細窄狹縫。

「好,接下來我們應該需要互相注視四分鐘。」

揭露自己的三十六個問題其實並不如想像中的尷尬,但注視四分鐘倒是一段漫長且奇妙的過程。從一開始尷尬、為了禮貌而憋笑,到後來忍不住的自然大笑,瞥了一眼手機上的倒數秒數後只好再重新將視線移回對方眼睛。

雖然人際發展中少不了某種程度的自我揭露,並且揭露得越多往往越加親密(或者是因為越親密而越揭露?)。

但三十六個問題要如何愛上酒吧裡剛認識五分鐘的陌生人,素不相識的陌生人又要如何真的敞開心扉的回答完一份這樣的清單。

互相理解並不是相愛的充分條件,親密感往往只會讓人成為朋友,但要成為戀人肯定需要顧慮更多。裡面不少問題都是需要長時間的認識後才有可能會知道答案的,在我看來,這比較像是取巧式的降低時間門檻。會相愛嗎?我想頂多只能用來判斷對方和自己的三觀合適程度,迅速的確認自己會喜歡或者討厭這個人。

我們相愛了嗎?會相愛嗎?其實這四分鐘裡我只是不斷的在想,張松的眼睛,真的好小,連睜大的時候都小。

我們沒有相愛,只是互加了微信,兩天後我離開了青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