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豢養

她終於刪掉了那個小雞養成遊戲。
 
小時候望眼欲穿也買不起一只電子雞,在長大後卻在iphone手機商店裡有著各式各樣的形式,小雞小羊小貓小狗小青蛙,想養什麼就養什麼,遊戲公司甚至把他們設定成不太會死掉的物種,即使三週忘記餵養,都不會死掉。廉價至極。現代人的消遣大概如是。

某日下課她晃到他桌前想問一題數學,他說自己正在養雞,等一下,正收割小米呢。

妳作業本上的sin和cos能去幫我餵一下雞舍裡的小傢伙嗎?tan要不要帶隻母雞回去?會生蛋喔,咕咕咕咕。玩一下啦。 半是撒嬌半是認真的語氣。

如果小雞生病了就要幫他們打針,如果餓了就灑點食物在地上他們會自己去吃。
孵蛋時播蕭邦給他們聽,早上起床給他們聽點貝多芬精神比較好。相信我。遊戲是這麼設定的!這個雞養的好,之後就可以賣比較好的價錢。

「那賺比較多錢之後可以幹嘛?」
「可以換比較大的雞舍和買更好的道具啊。」
「那比較好的道具會讓雞長的更好嗎?」
「嗯,可以縮短母雞孵蛋的時間,也可以加快小雞生長的速度。」

那,你知道不知道九除三得多少。

他興高采烈的解釋著遊戲規則。「去下載來玩啦!」他說。好。

闔上習題本,沒人想管cos45或sin90是多少。
哪裡來的那麼多度,室外溫度才二十七或八,九十度是什麼概念,怎麼那麼熱。她下載好了那款奇怪遊戲,那是她第一次在手機裡安裝遊戲。玩遊戲太浪費時間,她哪來那麼多時間管一隻雞的死活。雞就該慢慢長,生而為人,就該抵制生長激素。

憑什麼縮短母雞孵蛋時間,憑什麼強迫小雞長大。

這一養,就養了一年,養到了她畢業典禮那天都還在收割著小米,默默的用遊戲裡的金幣換到了最大的雞舍,每天早上醒來第一件事情已經不是刷牙洗臉,而是坐在床腳打開遊戲,播貝多芬的交響曲給那群雞聽。慷慨激昂。擾人清夢。

她沒有問過他還有沒有在養,總覺得或許有吧。

一年前習題本上的題目放到了過期也沒有求出答案,九除三得多少也是未知數。

百無聊賴的刷著臉書動態牆,突然看到了一張再熟悉不過的遊戲畫面截圖,他的曖昧對象。那是,早該想到妳應該也一起玩了。她不知道她怎麼開始玩起這款遊戲,或許也是他教唆的。胡思亂想著或許兩人還會討論遊戲細節,她胃痛了起來。

她聽著台上校長冠冕堂皇,看著台下一朵朵別在制服胸前畢業紅花,在入口處別上的紅花早就在入席時摘下丟入黑色包包裡,空蕩蕩的一片,在胸口那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