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ies I heard|鄭先生

那是個瘦瘦的男孩,因為練武的關係因此身體似乎特別好,幾乎一年到頭都穿著短袖。
他問我,性愛能分離嗎?我相信有些人能,我也不覺得他們錯,但我無法。

他沉默了很久,終於開始談起他自己:

我以前,真心的信奉著性與愛能夠分離,而且我以為我信奉,所以我做得到。

我們當了五年朋友,很好的那種朋友。那時的我連哄帶騙的,終於跟她有幾夜的被褥纏綿,但我們誰也不提承諾。我們談今晚吃的晚餐,講隔天起床後的早餐,也討論下禮拜出遊的景點 ; 但我們誰,也不提更久以後的,關於承諾。

終於有天,她在晚餐時問我 :「我能跟別人上床嗎?」

我說:「能。」

畢竟我也無法阻止她。沒有身分能阻止她。
我說能,也以為我真的能。吶,性愛分離是我所信奉的呀。

但我幾乎無法想像她就這麼走了,走得痛快又沒有回頭。要怎麼說,我們當了五年朋友,建立了五年的信任,連哄帶騙的才能跟她夜晚耳鬢廝磨,才能跟她相擁於被窩。但這五年的東西就這麼輕易地被一個我不認識的男人所取代。

我前幾天去游泳還有看到她,但我只能裝作沒看到。這是我最後一任女友,不,算不上女友,對她而言,我們根本甚麼也不是。


 

|嗨,來成為我的故事吧!

嘿大家,一直以來都有個用什麼東西(例如咖啡或者甜點)去和別人交換故事、接著用文字寫下來的念頭。願望是在畢業以前能夠至少寫出個二十篇The stories I heard系列文章。

這個系列的文字會是立基於真實故事所寫,內容中只會更改人名或者太過容易被認出來的地點以確保隱私性。我不會做太多的修改,也會在文章完成後先給你過目並且討論是否有會錯意的地方。

我想,會看我部落格的人應該多少在現實中和我有些連結,因此如果你有故事想和我分享,不限是男女感情或任何領域,歡迎直接透過所有你所能聯繫到我的社群軟體,臉書、instagram或者當面(?)跟我說。

目前的構想就是如果你也在大台北地區,我會請你喝一杯咖啡或者吃一份甜點當成交換。雖然回饋的東西有限,但還是希望大家能夠幫助我完成這個小願望。

所以所以,來找我說故事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