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寫|灰貓

「最近有個想法,想寫點東西。」我蹲在公園裡,對著因為食物跑過來的灰毛小貓這麼說。

跟他也認識幾個月了,認識以來我幾乎天天在傍晚下班的時候帶著一點食物晃到公園裡,有時候說說話,有時候就只是看他沒心沒肺的舔舐著食物。他不曾蹭過我,我也沒想過主動去摸他。貓就是那樣的物種,他們太過驕傲,知道自己可愛。尤其是這隻有著藍眼睛的灰貓,是那種人人都想對他摸上一把,或者遠遠的照上幾張像、發上社群軟體。

唯一能讓這種驕傲的貓親近自己的方法,大概就是別太把他們當一回事。這年頭好像愛貓成了一種標誌。可以在介紹自己時幫自己加上一個 #貓 #我養貓 #我喜歡貓 的標籤似乎根本是軟萌妹子的代表。想到有可能被這麼定位就有些毛骨悚然,但instagram上面那幾張貓的照片卻又捨不得刪掉。

「欸,聽到沒有?這次寫的主題大概就叫台北不適合養貓吧。」我看到他把最後一點殘渣捲入嘴裡,撿起罐頭丟入塑膠袋時對他這麼說。再補上一句「台北不適合養貓,但適合跟貓一起生活。」

『聽起來像是什麼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女情懷。』他舔著毛批評著。我聽著他的批評笑了。是的,是為賦新詞強說愁沒錯。

「關你屁事。人們對這種東西最是買單。」慢慢的在塑膠袋上打起結,待會就丟在捷運站垃圾桶裡好了。「接著再附上台北的貓咪咖啡店手繪地圖,然後拍個幾張貓咪的照片製作成明信片,大概會有一些人看著就高潮了吧。」社會成本。

『如果真的寫出了那樣的東西,我會鄙視妳。』他沒有停止梳毛的動作,語調驕傲,姿勢越發猖狂。

「好吧,即使能賺點幫你晚餐加菜的錢?但如果賺了錢我才能繼續餵你,不然你以為這些餵你的食物錢從天上掉下來的嗎?」不知民間疾苦,到底下輩子誰要當人,當貓比較好吧?

灰毛貓舔毛的動作慢了下來,好像在思考。『喔,那你寫吧!雖然我還是會鄙視妳,但妳還是得寫一下,記得到時候幫我加菜,我要吃南邊市場裡賣的鮮魚。』

「吃屎。」我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妳才捨不得。記得好好寫,明天見。』牠終於整理好自己的毛髮,優雅的起身看著我。

回家的路上我想到很久以前養過的波斯貓,全身潔白又長得尊貴。我在家時她並不怎麼黏人,倒是要出門時就會擋在門口嗚咽。「乖,我要出門去賺錢,不然要怎麼養妳?」我試著跟她溝通,雖然是貓,但動之以情曉之以理還是可以試試。

『不用養我沒關係,我不會餓死,只要妳陪我在家裡就好。』

「不用養妳妳不會餓死?那誰幫妳買罐罐?」我蹲了下來順了順她的毛,她順從的翻出自己的肚子讓我替她撓了撓。

『罐罐?那個櫃子裡的罐罐每次快要沒有的時候就會自己長出來,為什麼要買罐罐?』她歪頭疑惑。嗯對,櫃子會自己長出罐罐,都不需要買,就能自己長出罐罐,只有我的存摺裡不會自己在數字尾端加上幾個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