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記|Aizle

Aizle, 在蘇格蘭語裡是火花、是灼燒中的木炭,是仍然烈焰的灰燼。

於我而言,比起炙熱的火焰,我更偏好以在一簇溫和卻能突然爆出一星明亮的爐火形容整頓晚餐。

午夜雜記|無題

一如上一篇午夜雜記文末所提及的,我已經沒有辦法顧慮這裡適不適合了,我想過那些因為先前太像故事的文章而按下追蹤鍵…

午夜雜記|初雪

課前十分鐘仍是賴在床上不想起,打開instagram才曉得窗外正在下雪。2020年,愛丁堡今年冬季第一場雪,上…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2

如果是真愛的話為什麼大叔不乾脆離婚娶了S?不是愛的話為什麼教授跟她分分合合了幾次最終卻仍是放不下,明明總是已經離開了卻又在不久之後回來求S復合。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暫別二十五日後我終於回到了愛丁堡。 早晨睜眼的時候還有些不真實感,手機上顯示的是凌晨五點。左眼有些疼痛,強拉起…

寫寫|酒吧裡的庫德人

在德國的最後兩日無所事事,睡到十點左右再出門找家咖啡廳待著、下午在附近住宅區或者商店裡亂晃,晚上吃完晚餐後便回…

食記|德國醋燜牛肉

德國除了豬腳和香腸廣為人知之外,醋燜牛肉則是德國另一個非常傳統的食物。在兩千年前食物保存的條件尚未發達,據說凱薩軍隊將肉類保存於紅酒中,這也是傳說中醋燜牛肉這道菜的起源。

午夜雜記|最自然的狀態

「我想好了,我要把一瓶送我弟,另一瓶送我未來的男朋友!」,「然後我要一直逼他噴,這樣我就可以抱著他一直聞了!」

我看著她雀躍歡欣,但我只能淡淡地笑著回一句:「那很好。」對愛情充滿想像與憧憬的樣子、真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