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孤味

在看孤味時眼淚一直掉,倒是我父母毫無波瀾,對我而言這是一部平淡、沒有高潮起伏,但結束後情感卻洶湧而至的電影。 …

午夜雜記|求職 (2) 赤裸

我是一個如此害怕數學、英文與程式的人,但誰曉得我在大學唸了統計系,後續跑去英國讀了商業分析,出社會後每天都與程式為伍?

午夜雜記|求職 (1) 雷雨師

「百千人面虎狼心,賴汝干戈用力深。得勝回時秋漸老,虎頭城裏喜相尋。」這是韓信戰霸王.李愬雪夜入蔡州的典故。

午夜雜記|留學尾聲

我從來沒有想到離開愛丁堡要之後要回來,或許是比回台灣更難、更難的事情。

午夜雜記|七月

「這好像也是我天性的一個部分了,我長大後的人際關係彷彿重複這個模式。不懂得人家對你哪些東西是合理的,哪些東西是不合理的,委屈、挨罵或是不舒服,總是沈默,久久以後人家都覺得這個互動成行了,很自然了,我卻站起來,決裂走開。」–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飲食|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我有一種在吃法餐的感覺。」朋友在主菜上桌之後默默地說出了這句話。然而這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畢竟十一世紀時諾曼第公爵繼承了英國王位,因此英國上層階級於飲食與文化深受法國影響。

The stories I heard|歐陽的羊

  「東西不會丟,東西照你離開的樣子整理好,我會等你回來」
房子我還是租著,當年她離開時沒帶走的東西我都還留著。我想著說不定哪天小羊就回來了,我要讓她知道一切都沒有變。

飲食|Aizle

Aizle, 在蘇格蘭語裡是火花、是灼燒中的木炭,是仍然烈焰的灰燼。

於我而言,比起炙熱的火焰,我更偏好以在一簇溫和卻能突然爆出一星明亮的爐火形容整頓晚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