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雜記|留學尾聲

我從來沒有想到離開愛丁堡要之後要回來,或許是比回台灣更難、更難的事情。

午夜雜記|論文

按道理說,再二十二天後需要繳交論文終稿但到現在還不曉得該怎麼寫、腦袋一片空白寫不出任何東西、得不出任何結果甚至…

午夜雜記|七月

「這好像也是我天性的一個部分了,我長大後的人際關係彷彿重複這個模式。不懂得人家對你哪些東西是合理的,哪些東西是不合理的,委屈、挨罵或是不舒服,總是沈默,久久以後人家都覺得這個互動成行了,很自然了,我卻站起來,決裂走開。」–李維菁《老派約會之必要》

飲食|Dinner by Heston Blumenthal 

「我有一種在吃法餐的感覺。」朋友在主菜上桌之後默默地說出了這句話。然而這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畢竟十一世紀時諾曼第公爵繼承了英國王位,因此英國上層階級於飲食與文化深受法國影響。

寫寫|五杯紅酒 番外

問對方為什麼已經三年沒聯絡了卻突然想到要自己,對方輕輕巧巧回覆:「哈哈哈當然記得,畢竟我們也曾經有過愛情。」

幾乎是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原來對黎昕而言那樣算是愛情嗎?

The stories I heard|歐陽的羊

  「東西不會丟,東西照你離開的樣子整理好,我會等你回來」
房子我還是租著,當年她離開時沒帶走的東西我都還留著。我想著說不定哪天小羊就回來了,我要讓她知道一切都沒有變。

飲食|Aizle

Aizle, 在蘇格蘭語裡是火花、是灼燒中的木炭,是仍然烈焰的灰燼。

於我而言,比起炙熱的火焰,我更偏好以在一簇溫和卻能突然爆出一星明亮的爐火形容整頓晚餐。

午夜雜記|初雪

課前十分鐘仍是賴在床上不想起,打開instagram才曉得窗外正在下雪。2020年,愛丁堡今年冬季第一場雪,上…

午夜雜記|逃回臺北- 2

如果是真愛的話為什麼大叔不乾脆離婚娶了S?不是愛的話為什麼教授跟她分分合合了幾次最終卻仍是放不下,明明總是已經離開了卻又在不久之後回來求S復合。